一展厅 二展厅 三展厅 四展厅 五展厅 返回主页

 

博物馆社会活动最新报道: 博物馆最新动态请点击。

博物馆观众来信选登

博物馆里看牌匾——门卷王


在北京知青网无华岁月版汇编研讨会期间,版主千秋缘先生安排我们参观科举牌匾博物馆,我们一行40多人欣然前往。
穿过高碑店的五彩大牌楼,西行不远,只见路北座落着一座大型仿古建筑,这就是全国唯一的一座科举牌匾博物馆了。讲解员是一个快乐的小伙,他在门前迎侯我们。博物馆的大门十分特别,是一座上面雕刻着花纹的古老牌坊,门前站立着文臣武将石像。讲解员介绍说,牌坊是明代的东西,它的珍贵之处在于正中的牌匾是空白的,所以叫无字坊。因为,这个家族盼望能够有人苦读取得功名,然后再补刻匾额,以光宗耀祖,可是家族后人始终没有高中的,所以一直没有填写空白。
进入大门迎面是励志堂,四周都是二层楼的展室,导游告诉我们博物馆的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我们随着讲解员参观了分布在楼上楼下的几个展厅,其中有“秀才厅”“举人厅”“进士厅”以及“榜书艺术厅”等等。在楼下的科举制度史展厅里有一座号称镇馆之宝的牌坊。这座石牌坊,顶部是元代的原物。古时候有“跨进科举门槛,状元,探花,榜眼。”的说法,其中的科举门即指这座石坊。这座门极为罕见。科举门很多地方都有,是一种象征性的仪门,但门额上刻的都是“龙门”“禹门”,直接刻“科举门”的石坊,全国只发现这一座。听讲解员这样一说,我们近前仔细观看,这座牌坊是汉白玉石雕刻成的,刻工非常精美。中央是雄鹿头顶火珠,两侧高纵灵云,灵云后蹲座瑞兽,最外侧凸雕鳌头,意寓跨进科举门,将会拥有福、禄、寿,并将独占鳌头。看到这样珍贵的国宝,大家连连发出惊叹声。
在陈列有序,宽大古朴的展厅里,我们看到了很多很多牌匾。这些牌匾有大有小,有石刻的,有木制的,据说有500多块呐!讲解员笑容可掬地说:“老师们,观赏牌匾有‘五看’:一看科名,二看题匾人,三看书法,四看国学,五看制匾工艺。”登高望月先生说:“咱们现在只是走马观花,将来有时间细看,一天时间都不够。”
接着,讲解员给我们讲了一个个牌匾背后的故事。馆藏牌匾中历史最久的是明朝永乐九年的状元萧时中所提“状元及第”,距今已有500余年。“状元及第”是石匾,两侧及上下边缘浮雕吉祥图案,被珍藏在玻璃展柜中。令人叫绝的是道光12年同一科状元、榜眼、探花所题写的三副匾额,都被馆长收集到,悬挂在一起展览。还有有两款难得的匾额,是“末代状元”刘春霖所题:“对酒当歌”和“酒仙中”。刘春霖的书法属馆阁体,十分出名,其小楷在民国时期名重一时,有“大楷学颜(颜真卿),小楷学刘(刘春霖)”之说,可见这两块匾的价值难以估量。刘春霖老家(河北肃宁)有人曾上门欲以3万元求购此匾,以彰显当地文化底蕴,被姚远利馆长婉拒。一块“尚义可风”的牌匾,是李鸿章所题赠,有着极高的历史价值。还有“斯文在兹”木匾,还有“声震辟雍”木匾,还有道光二十九年选拔贡生题写的“拔元”木匾,太多了。牌匾汇成了一条中华文化的历史长河,我们在这里走进长河,触摸历史。
除了牌匾以外,关于科举制度的馆藏文物还有很多,引起了大家的浓厚兴趣。我们在古代的书箱前驻足观看,在作弊用的石印夹带前议论,在金榜前探秘,在武状元用的“掇石”前赞叹,在复原的科举考场前怜惜,对古代的科举制度有了更多的了解,更多的思考与感悟。
参观完毕,我们来到会议室,馆长姚远利先生给我们作了精彩的演讲。姚远利先生是国内著名的收藏家,他倾其所有,全身心地投入到科举牌匾及其相关文物的收藏研究中去。他收藏的第一块匾是“选举孝廉方正”匾,这是科举考试废除之后,主持孝廉方正考试的官员黎殿元所立。它涉及到科举制度结束后人才选拔的方式,很难得。正是这方匾,让姚馆长开始了他对于科举匾额的执著追求。他说:“以前是喜欢,现在已经成为一种责任了。”他还谈到对牌匾的认知:“有人说宫廷中的匾牌是附属于宫廷建筑的室内外装饰的一种,属于艺术范畴的观赏品。太和殿、保和殿,这是装饰品?”他继续说:“科举是中国特有的教育制度,匾额本身包含丰富的文化内涵。”姚馆长刚刚组织了一次“中国首届匾额文化学术研讨会”,邀请著名专家学者共同研讨中华民族的匾额文化。姚馆长的学术论文赢得了与会者的好评,他又有一个大胆的设想,即建立“科举匾额学”。姚馆长谈到现在教育的缺失时,认为把“教师有批评教育学生的权利”写进规定,正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教育思想继承发扬不足。我想姚馆长目前所做的工作正像二楼展厅悬挂的一块牌匾上写的——协辅文教。
通过参观博物馆大家都学到了知识,开阔了眼界,对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有了深刻的认识,酒醒何方老师的感悟很有代表性。酒醒何方是书法家,又曾任职于博物馆,解读历史文物应该是专家级的。他是第二次参观这里,每次他都把观感浓缩为四个字。第一次他写下了:“国之重宝”,这一次留下的是:“跪下来读”。我想他称之为重宝的应该是这里的牌匾和遍布中华大地的古代遗存匾额,让我们读的不单是匾额上的字,而更重要的是这些匾额背后所承载的深刻的历史、文化内涵。
返程的时候,西边的太阳把金色洒满了博物馆,洒满民俗文化街一端孔子的半身雕像,孔夫子正遥望着这里,他看到博物馆里的一切也应该很欣慰。